http://delbert.me/-Delbert的小摊子&杂乱生活
http://gssxgss.me/-GSSxGSS'
http://hyqinglan.net/-和月清岚的梦轩
http://mitsumame.3rin.net/-年中無休

回上海了。

昨天跑到上海来了,怎么办呢票都买了。

真的是好大一个乌龙啊。我在地铁上跟公公说好15号去找他。然后还没有跟叔叔那边联系呢,唉要不然我明天去好了,,,哈哈哈。说起来我居住证办好了还没有拿。

昨天上二桥的路上又堵住了,因为过收费站之后的桥上面有车辆出事故。这两次上二桥都有事故,虽然我怀疑是有一部分因为大桥封掉了,但是二桥也许真的确实不那么畅通吧。毕竟要进城的车真的好多。

就是这个堵车搞的我们走走停停,加上新车一股味道,我简直是忍耐到了极点,克制自己不要吐出来。真的是难受死了。最后老妈说:要不然你下车走到车站吧,说不定都比我们开得快。我就果断下去了。不然真的要难受死。

过来上海这边以后,这边真的是被老爸一个人住得脏死了。他一点都不打扫,地上一层灰。我不禁想起了上次去林傲天的所谓豪宅,地上也是,不过他家里那个地板上的灰已经不是这样浮起来的,而是凝结在地面上,对比一下我推测至少有一年没人打扫了吧。哈哈。

不管是哪里都脏得很。奇怪的是我没有找到我张床上的床单,不知道去了哪里。幸好有一张老妈非要我带过来的毯子,不然我可真的没办法睡了吧。哈哈。老妈真的是太有先见之明了,她一开始要买毯子的时候我还觉得多此一举,事实证明她是对的。

今天一起来就拖地洗床单被套,擦了擦厨房和厕所,不过我还是起得太晚了,擦也是懒得擦。厨房的水池洗了半个小时才重见天日,抹布也被我给扔了,我重新买了一包百洁布用。原来抽屉里根本找不到百洁布的说。还有丝瓜筋上面粘满了鱼鳞,我一开始以为是早上吃的粥里面玫瑰酱没洗干净,后来越看越像鱼鳞,再后来发现根本就是用了丝瓜筋和钢丝球之后多出来的!嗨呀好气肯定是老爸干的,他还不承认,说可能不是的。

太恶心了,这些东西一定要煮一遍才行啊。

好多地方都结起了蜘蛛网。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打扫就用纸包着拿掉了。还有就是不管是什么餐具或者锅都感觉粘粘的,没洗干净。太可怕了。每一次都要洗手,手都干的裂了。

还有就是亚麻席子还没有晒,老爸的凉席也一直被他放在一边置之不理,他就是可以视若无睹,然后忽略所有脏东西,我真的是觉得这地方距离能住人只有一步之遥。

后来提督说为什么不找个保洁呢,只要一百多块钱就可以打扫得很干净了,他们在家里经常叫。唉好羡慕提督夫人啊,真是幸福。我说我爸不肯呀,因为他可以忽略一切脏的东西。提督无话可说。他觉得自己打扫很浪费时间。怎么说呢,我觉得这得看吧,要是一些简单的自己弄弄也就算了,不过一直都要弯腰拖地确实蛮累的也很浪费时间吧。唉,思想开明很重要!

不过呢,总算还是搞定了。折腾了两个小时搞定的。其实应该也算很快了吧!我看网上说保洁阿姨要做四个小时的。不过我也没有擦沙发啊柜子什么的,还是差点的。估计那些玩意儿擦了就四个小时了。要不然明天再折腾吧。

今天想早点睡早点起来。买了个盆子和拖鞋。我的棉拖鞋找来找去找不到,我想了想大概是被自己给扔掉了。顺便盆子也脏得要命,我想着洗衣服算了,就不能用来洗脸洗脚了。所以买个新的。桌子上有一本给噗噗的杂志,因为她画的插图被用上了,稿费还没有拿到,我就跟uu说,还是给我寄到上海来吧,我看看去拿一下。嗯……噗噗要去成都呆一周,希望她一切顺利吧。

顺便老爸居然还积攒了4双袜子没有洗!我要报警了。每一个水池都很堵,无药可救。之前他还说找不到我的牙膏,其实就是在抽屉里面,估计是他没认出来。年前我回家的时候忘记把姑妈的手表给带上了,昨天赶紧放在包里。这下可不能给忘了。

一切都怕变化,阴差阳错最可怕了。

老爸今天又说让我去弄linkedin上面的信息。唉我上次就弄好了,他肯定没看。感觉没有爱了,所以我就跑上去看看是不是可以有工作机会,唉看了以后感觉很受打击,对英语要求很高,无法胜任,我觉得我还是在其他地方看看算了……

晚上折腾了黄焖鸡,马马虎虎,主要问题在于做多了又贪多,没吃完撑死自己了。这是以前经常犯的错误,每次都有侥幸心理,最后只好把剩下的给收起来了。

今天买了菠萝回来,盐水泡了半小时,用开水冲一下在吃,热热的,比吃冷水果好多了。不过我还是怕过敏,算了吧,以后别的水果也热热吃好了。免得老是吃不下去,难受。菠萝8块一个,不知道算不算便宜呢?卖的人是个新疆小伙子,在小区后门口,动作不是很熟练,我看到好多人在买,就跟风了。

上海这边真的是太冷了。屋子里面太冷,外面反而好一些。不管怎么说今天也有6k步,满足了。

我看了一下豆瓣同城,周六有个关于山西古建筑的讲座,是国学新知办的,感觉很可惜,去不了了……


2017-02-13
 
评论
© 碎片酱 | Powered by LOFTER